“铜”心未泯雕刻时光,走进成都非遗——传统金铜制作技艺

都江堰市处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与川西平原交融处,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孕育了众多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。今天,我们走进“铜”辛未泯的雕刻时光——传统金铜制作技艺。

都江堰市处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与川西平原交融处,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孕育了众多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。今天,我们走进“铜”辛未泯的雕刻时光——传统金铜制作技艺。

“铜”心未泯雕刻时光,走进成都非遗——传统金铜制作技艺

金铜制作是一个复合型工种,制作之前,先用牛胶将金属板材固定,配制焊药、摹绘图案。随后,一手持錾子、一手握锤,在一件半成品香炉盖上不停敲打,根据其纹路錾刻出花纹。经过反复敲打,香炉盖上的“蔑巴纹”逐渐清晰,金铜制作技艺演变历史从尘埃中向我们走来。

传统金铜手工艺起源自商周时期,其工艺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厚重,是极具中国特色的传统手工艺。历史上的金铜工艺发展高峰期出现在战国时期,古人运用智慧,采用金铜工艺创造出一大批宗教器物、日常生活用品、兵器、艺术品等,不仅满足其生活、生产、精神的需求,同时也丰富了蜀地的历史文化,是古蜀青铜文明发展中极为重要的一个部分。

传统金铜手工艺主要是在铜工艺品上运用錾刻、错金银、镶嵌等技法,使得在工艺品更加精美的同时具有更高的艺术价值、收藏价值和传承价值。

一个铸造好的半成品香炉,表面呈陶紫色,在锉刀、砂纸的打磨下,逐渐泛出亮光。再根据部位的不同,选用不一样的工具进行雕刻或镶嵌。这些工具有勾錾、直口錾、双线錾、发丝錾等,这些錾子都是根据器物的形状要求自制的。首先用铁质材料打制出基本模型,再经焠火处理,并在油石上反复打磨、调试,使之合用。

“铜”心未泯雕刻时光,走进成都非遗——传统金铜制作技艺

完成一件精美的錾刻作品需要十多道程序,操作者除了具备良好的技术外,还需要耐心、静心和恒心,一锤一锤静心敲打,每件作品都具有生命力,是心灵之作。正因如此,手工艺品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不一样的,哪怕是做同样款式和花色图案的作品,都会因为艺人錾刻时的不同心情、不同感悟、不同角度而各具特色,传递出手工之美。

成都精庐雕塑艺术研究所位于青城山旅游装备产业功能区,门楣普通,内里却大有乾坤:庭院深深、林木幽幽、流水潺潺、鸟鸣啾啾,用一个字形容——幽。

成都精庐雕塑艺术研究所环境
成都精庐雕塑艺术研究所环境

而走进陈列室,各种精美铜器错落摆放,琴棋书画穿插其间,让人不由叹一声——雅。而与精庐主人,成都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、传统金铜制作技艺传承人刘建攀谈,看他创作,莫不是秉承一个字——精,精工细作、精益求精,精妙精进。

“铜”心未泯雕刻时光,走进成都非遗——传统金铜制作技艺

从2005年建立精庐研究所以来,主人刘建干过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成功复制我国珍贵文物兔首、鼠首。这不仅是他技艺的体现,更是情怀的彰显。

鼠首
鼠首

成功复制出兔首、鼠首的刘建以及其研究所团队在业内的名气也越来越响亮。2013年,他的金铜制作技艺被列为成都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2014年,他的作坊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所。

任何一项手工技艺想要走得更远,需要不断地传承和发展。在十多年间里,出自于刘健手中的代表性作品主要有关公像、金福禄熏炉、龙形镇纸、都江堰笔筒、仿长信宫灯、仿圆明园兔首鼠首、熊猫雕塑摆件等。

曾看过一句印象非常深刻的话:传统手工艺术是一个国家民族文化和智慧的沉淀,人类文明无论往哪个方向发展,这种手和心互动的创造能力永远都不会过时。所以,即使在现代化发展如此迅速的今天,民族传统手工艺品永远有着其无可取代的地位。

当匠人之手在创造铜錾刻作品的时候,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热情、思想和技艺,所以手工铜錾刻作品是温暖的,有生命的,独一无二的。

刘建
刘建

本文来自给力都江堰,经转载后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四川旅游网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如侵权请联系协商处理

图文素材,除非属实无法确认,否则均会标注作者和来源。若标注有错漏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并提供权属证明,我们会立即删除致歉,或与您协商解决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博:安逸走四川(sichuantour)、微信公众号(sichuananyi):安逸走四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