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闻声而来》——古北方原始森林消失的声音

《闻声而来》——古北方原始森林消失的声音

鲲鹏展翅
阿坝州有十万里广阔天地
西部旅游
阿坝州如盘旋高原的苍鹰
阿坝州全域导游——《闻声而来
用导游的第三只眼睛
觅踪史诗般绚烂的阿坝文化旅游历程
倾听这部史诗中
字里行间诉说的阿坝故事
我们一起走进《闻声而来》
一声远古之声
“古北方原始森林消失的声音”

01. 查真梁子,一方水土滋养南北古今

查真梁子
查真梁子

追踪古蜀先祖的足迹,自当寻觅河曲游牧的脚印。李白唱古蜀之源:“尔来四万八千岁”。省略四万三千年,五千岁的远古之声,我们从查针梁子开始追寻。

查针为藏语发音,意为柳树。四周红柳成荫的高岭海拔高度4345米,高原毛茛、绣线菊遍布,依稀可见远古一座浩瀚的湖滨。俗话说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高高的山岭大大的神,查针梁子就是一尊大神。

大神最具象征性意义的是它“低调的高度”,丘原两侧,一左一右两股水头,一入黄河,一入长江,是中国两大水系在四川境内的分水岭。对四川而言,这个分水岭意味着南北方文化的会合;以它为标志,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之间形成一条走廊,一个集散地。

从文化旅游的角度追寻远古之声,它是阿坝大地带给四川的一个文化资源奠基礼:从大熊猫栖息地到若尔盖湿地、从九寨沟黄龙世界自然遗产地,连接其间的天然廊道,就是这片茫茫苍苍的水沼地;自古以来,它就是长江黄河上游的生态屏障,是早期古蜀先民迁徙留足的湖滨沼地。

今天的现状,查针梁子是国道248线“高处不胜寒”的顶点;举目远望,众山比肩,天地之阔,论高瞻远瞩,试问舍我其谁。

02. 弓杠岭,黄河走向长江的捷径

除了独占四川千流百水鳌头,是黄河在四川孕育的独生子之外,阿坝还有两个无与伦比:其一,弓杠岭北侧的白水河是四川头号“大河”嘉陵江第二条源头江;其二,《水经注》作者郦道元认为,长江的文化源头在岷江河谷,而岷江的源头,在弓杠岭南侧。换句话说,在举托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的查针梁子身后,又一个举足轻重的文化分水岭浮出水面,这就是黄河文明翻山越岭的另外一座高岭:弓杠岭。

弓杠岭,藏语意为“都喜欢山”。对于摄影家来说,就是人人都欢喜、无处不成景。有一首流行歌言简意赅地揭示了它的全部含义:上看下看左看右看,也包括李白诗词所说的横看竖看,怎样看怎样有道理,不是成峰,就是成岭。为什么“都喜欢”呢?涓涓细流从高处流下,时缓时急,蜿蜒倾泻,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,宛若从天际失落人间的银河,日出、夕照、月夜、晨雾、烟雨、霞光,就在这四季不同的天象中,岭南岭北,各自抒写一曲奔腾不息的“河川清音”,四川两条大河起源于此:岭南的岷江,长江文化的源头;岭北的白龙江,四川第一大河嘉陵江的四川正脉。

03.雪宝鼎,岷山脊梁从头越

岷山主峰雪宝鼎,海拔5588米,藏语名为“夏尔东日”,意为东方的海螺山,是古蜀人由北南下的指路明灯。巍峨峰峦,皑皑冰川,亿万年屹立,我们只能从它的背影,读出一种高不可攀和深不可测的崔巍。就像满腹谋略的古蜀首领,它以万载不变的探索和蹒跚前行的迁徙,将黄河的喧嚣,沿着岷山的脊梁,打破岷山千古的沉寂。

从雪宝鼎的肩头和胸口,我们能够读到江河的“来龙去脉”:岷山山脉的走势和去向,衍生了岷江西源和涪江源头,凝固的岷山,恰如古蜀人挥之不去的情怀,以不倦的勇毅,在山呼海啸的开疆拓土中,孜孜追逐和寻觅自己子孙后代的繁衍之地。

阿坝的内涵和外在超凡脱俗
出泥不染的阿坝
十万里山水,十万里净土
十万里晴空,十万里风景
十万分挥之不去的浓浓情愫
一如既往地期待天下游客的莅临!
欢迎你们追寻阿坝州“远古之声”
走进阿坝州听“文化之声”
赏“悦动之声”
走遍千沟万壑
叹山高水长“自然之声”!

素材来自:阿坝州全域旅游系列丛书《闻声而来》、阿坝州文化体育和旅游局

本文来自闻声而来,经转载后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四川旅游网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如侵权请联系协商处理

图文素材,除非属实无法确认,否则均会标注作者和来源。若标注有错漏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并提供权属证明,我们会立即删除致歉,或与您协商解决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博:安逸走四川(sichuantour)、微信公众号(sichuananyi):安逸走四川